我曾经在刚高一的时候想要做一件事情
现在也依旧没忘记,我会做的😕😕😕

 

想讲一个无心的故事
加米双生子,只有半颗心,米一直不知道,加是为他而长大的,长大后他就为米掏出了自己的半颗心。

 

想写兄弟

想写北米双子普通人au

加年龄差米14岁,米上高中加已经工作多年,想写深沉的加哥哥可是会欧欧西。加米母亲是单亲,家里靠加撑着。

想看加数票子给米被别扭的米拒绝,然后加只好给米买衣服买书包买鞋子买吃的,想看加把米悄咪咪宠上天

但是不想写他们关系很好,想写因为米还小的时候加就一直忙学习忙工作,米对加有感情隔阂,14岁都是代沟了

但是加一直就喜欢弟弟呀,但是不知道弟弟喜不喜欢自己,在弟弟还没有喜欢上自己绝对不让他先和别人修成正果的占有欲旺盛加

可是这样太欧欧西了,啊,我为什么会有这么人物欧欧西的脑洞

 

有点毛病的突然脑洞:很久很久以后,地球终于到了寿终正寝的时候,但是人类没有将所有人迁往另一个可生存星球的能力。

作为国家意识体,选择抛弃了一部分子民的他们,会怎么样。

-

我感觉有点不舒服,阿尔弗雷德扭了扭脖子,说。马修递给他一支温度计,38.5.

你呢,他问马修。

马修还能够站起来,只是左胳膊不太好使,皮肤包裹着脂肪掩藏着骨头都开始隐隐作痛

我好一点,马修在他身边坐下。38°。他碰了碰阿尔弗雷德的额头。

新闻说,他顿一了下,华盛顿开始暴动。

阿尔弗雷德没有说话,他坐起来,看着窗外,有人在使用武器,他看不清流血受伤的人们。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嘿,马修,你得打起精神来。...

2016-10-23  | 2
 

-守望

“有一个人问我,你在等什么呢,我坐在地上,看不见这十里八乡的尽头,于是我只好说:我也不知道。”


 

要是那天你肯伸出手,我就不会让你走了。

 

*没碰到电脑时候的两条鱼之一

*未完成品

*他们不属于我,我只有ooc和神经病,经不起考究的众多bug下的谈恋爱

*阿尔的病是,会逐渐忘记前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

一.

阿尔弗雷德把下巴磕在了地板上。

床底下干净的要死,这让他怀疑他丢东西的频率是不是变高了。老天作证上一次钻进床底的时候他还被呛了一嘴巴的灰,那让他感到乐观极了,这表明他丢东西的频率没有那么高。

并且他似乎永远没办法改掉一丢东西就会钻到床底下找这个毛病。

就在不久前,他丢了他最喜欢的英雄手办。他爱那款手办,但是它不见了,阿尔弗雷德笃定的认为它应该在书包里好好呆着,然后他心血来潮的想...

 

看奥运就他妈是个错误,气到爆炸,不看了(手黄)

2016-08-09  | 1
 

文野看一半一瞥今天七月一

...哦七月一

....忘记加哥生日的我只想给自己两个大耳刮子。

没有时间的粗略品以及可能不是那么甜。

有点暗夜逐仇的影子:p

---------

*“I'm your gun.”


1.

“我并没有讨厌装作圣诞老人,阿尔。”马修脱下头套扔在了床上,他刚给所有的小朋友发完他们想要的礼物,收下了几十份的谢谢。

他的头发都湿透了,有冷风灌了进来,这里没有生火。

他们站在屋子中央。

阿尔弗雷德掏出一根烟,马修不抽烟,但他仍然掏出了打火机,阿尔弗雷德也不抽,他把它捏在手里“我也没有想到这套衣服还有这个用场,我只是以为你不喜欢他。”

马修微微一笑,他转...

 

好暖男要吃米普米,拙笔就瞎凑合一下,然而我不会师徒组,我只能拔腿毛。

拔腿毛其实也很好玩的,你猜他们谁腿毛更多,吸吸。


"我不是针对谁,阿尔弗雷德,本大爷是说你完了。“

“略略略。”

基尔伯特拿了把剪刀,阿尔弗雷德拿了把刀,然后他觉得拿着菜刀不合适,立马去换了一把指甲剪。

他在桌子这头,他在桌子那头。


他们又滚做一团,睡着的猫醒了过来坐在窗台上用舌头给自己洗澡,它和阿尔弗雷德一样肥。刚刚好帮基尔伯特挡住了刺眼的阳光,他正揪着阿尔弗雷德的领子,阿尔弗雷德从上面俯视着他。

然后猫离开了。阿尔弗雷德的眼镜堪堪挂在鼻梁上,再多点汗它就要滑到基尔伯特的脸上...

2016-05-29  | 1 1
 

© 大象走路三条腿 | Powered by LOFTER